前言

 

    這本書,詳詳細細寫盡自殺的方法。

    這本書不是常自殺者的記錄報告,也不是想說明有關自殺的理由。雖然

可以將它當成是一本雜記書來閱讀,不過整本書的走向是朝著「如何自殺」

的方向進行。

    囉囉嗦嗦的開場白,可能您已經厭煩了。

    不知道從多久以前開始「為什麼年輕人要走向死亡?」這個話題就不斷

反覆再反覆地被談論著。那時,比方說七○年代,所得到的結論是「虛無主

義」、「不歡年代」等等。然而,像是「為什麼不可以自殺?」、「為什麼一定

要活著?」這類的問題,卻始終沒有任何解答。

    言歸正傳,目前需要的是一本能讓「自殺」付諸實現的書。

    有關這樣的書,十年前出版的「自殺的方法」,幾乎也只是寫些拉拉雜雜

的內容,令人煩膩之至。現在應該知道的是,純粹的自殺方法。

    在美國,只有一部可以進行安樂死的自殺裝置,是由一位學者發明創造

的。(案例30)而本書將是日本唯一的一本「以語言文字為工具的自殺裝置」。

    談到這裡,很想馬上從吃藥自殺的方法介紹起,不過為了讓「現在為什

麼要自殺?」這個問題更明白些,以及其他種種商業上的理由,不得不先寫

一些拉拉雜雜的東西。

 

CHERNOBYL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我在等待時機,準備「大顯身手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二十年前發生學生暴動時,大家曾以為「厲害人物要出現了!」

      阿波羅號登陸月球、石油危機、蘇聯侵略某個國家、昭和年代即將結

      束,我想「這次的舉動將會驚天動地」。然而卻只是3級震度,只不過

      倒下一面牆而已。學生彼此對視,笑著說「太棒了!」,活動即告結束。

      ……(節錄自知上壽『黎明』後記)

    八○年代即將結束時,曾經掀起一陣「世界末日潮」、「危險話題」,最受

喜愛的樂團唱著CHERNOBYL的歌,小孩子的玩笑話全都充滿死亡的味

道,少女為了準備迎接世界大戰而開始尋找同伴。我們則為「厲害人物要出

現了!」、「也許明天會是世界末日!」而興奮不已。

    然而,世界末日並沒有到來。原子彈始終沒有爆發,全面核武戰爭的夢

也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。八○年代的革命家,徹底的體驗到挫折感。

    最後大家終於明白,「大顯身手」是不可能實現的,二十二世紀一定會來。

(當然,二十一世紀即將來臨,因為不會有所謂的世界大戰。)世界絕對不

會出現末日。只是稍稍接遇到「異界」及「外面」,並無法得到滿足。如果希

望有更大的刺激,如果真的希望世界走到末日,除非是做「那件事」。

 

A LONG VACATION

    說什麼「枯燥乏味」並無濟於事--因為我們運氣不好,就出生在歷史

的這個舞台。

    一直到二十二世紀,我們會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,然後上學或上班,反

覆說一些毫無重點的話。在學校,一次又一次不斷的背英文單字、歷史年號;

在公司則一面說些「無聊透了」之類的,卻又以一星期、一個月、一年的週

期,反覆好幾個星期、好幾個月、好幾年的做實際上真正無聊的工作。

    步調緩緩的最先進產品不斷出現,步調緩緩的政治家繼續貪污,電視內

容步調緩緩的繼續激動。但是,當關掉電視環顧四周時,卻又是一如往常的

另一個每一天。(喚醒「關掉電視後那種奇妙的黑暗」,正是這本書的另一個

目標。)

    三島由紀夫在他的自傳小說「假面的告白」中,提到:「日常生活」比

戰爭還要恐怖。我們總是一忍再忍的過著這種「令人顫抖的恐怖日常生活」。

為的是能帶來莫名其妙的「安定將來」。一路上步步為營,小心翼翼的避免方

向有所偏差。

    沒有像電視連續劇這樣喜劇收場的結尾。只是,奇怪的「喜悅」總是不

斷步調緩緩的繼續著。

    是的!關鍵字是「步調緩緩」和「反覆」。持續的相同事物步調緩慢的反

覆出現;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一要素。

 

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

 

    一九七八年日本曾經發生一件「紙上迷宮自殺事件」。

    一對住在日本富山縣的高一孿生姊妹,被發現在樹林內上吊自殺身亡。

其中一人的筆記本上,畫有用四條直線和數條橫線交錯形成的紙上迷宮圖案

(一種沿著線尋找源頭的遊戲)。圖案下面,分別寫著「日本人的X」、「自

殺」、「ROS」、「御三家」這幾個令人無法理解的字眼。從上面畫的線是一

直連接到「自殺」的地方。由於其父母怎麼也無法想出她們自殺的動機,所

以結論是兩人因為「迷宮」而自殺。據說「ROS」也許是滾動的石頭(Rolling

Stones)的意思。因為上面還寫著「日本人的X」、「討厭亞洲人」等字,所以

說不定與此有關。不過,始終無法了解這些字的意思。

    從前,有個法官說:「人的生命比地球還重。」然而,這是極無價值的

誤解。正如同七○年代兩位高中女生早已察覺一般,人的生命很輕,和「日

本人的X」以及「ROS」一樣輕。

    五○年代末期,美國大眾社會學者說過:「大眾就像陷入無力感的原子。」

七○年代末期,英國的搖滾樂團唱著:「我們是牆壁中的一塊磚。」非常走

紅。即使是進入九○年代,日本的這個狀況依然沒有任何改變。

    老樣子,我們仍舊是牆壁中的一塊磚--證據是,假設我們之中有任何

一個人死了,必定會有某個人來取而代之。沒有一個人的存在是無可替換的,

也沒有一個政治家是足以被暗殺的。只少了一塊磚,牆壁並不會因此而倒塌。

    我們每個人都充滿無力感,存在不存在都無所謂,換句話說,生命是輕

的;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二要素。

 

CLOCKWORK ORANGE

    抱著這種無力感,步調緩緩的反覆做相同事情的我們,一點一點忘掉「真

正活著的真實感」。已經漸漸忘了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。你有感覺自已是「活

著」嗎?現在,生與死之間,只被一條細得幾乎看不見的界線隔開而已。

    因此,「生命很重要,所以不可以自殺。」、「只要能活著,一切都會有轉

機。」、「因為周遭的人會難過,所以必須活著。」這類的話,已被打入冷宮,

不再具有任何說服力。制止自殺的有效話語,已經消失;引導自殺的信號已

經出現。

    是的,要死也可以。如果上班或上學,活著很不舒服的話,很無趣的話,

甚至還很痛苦的話,是可以跨越細得快看不見的界線去尋求死亡,任誰都無

法加以阻止。

    前面也說過,反正活著,一切也不會有所改變。雖然不具有特異功能,

不過大致上可以知道,今後的社會或自己會發生什麼樣的事。「將來!將

來!」,就算這句話再怎麼有說服力都沒用。你的人生,大概是在出生地唸小

學和中學,上補習班為聯考讀書,然後進入一所高中或大學就讀,渾渾噩噩

玩了四年後進入某家公司上班工作。男性的話二十來歲三十歲前結婚,隔年

生子,幾次的工作異動或陞遷,最高升到經理職位,六十歲退休,之後的十

年或二十年過著享受自己興趣的生活,最後死亡。頂多就是這樣。而且,令

人絕望的,這竟是最能讓人安心的理想人生。

    在這樣的狀況下,平凡活著已經再也沒什麼重大意義了。假使不是現在

活著,或許只是像做烤雞用的嫩雞一樣,「被給予生命活著」而已。所以在適

當的地方為人生畫上休止符,並不是「悲傷不已」、「不會發生第二次」、「擔

心會出現波及效應」這類的問題。

    自殺是相當積極的行為。

 

ANGEL DUST

    我有一個朋友,他有一種叫「天使塵埃」,吃了之後頭腦會變得昏昏沈沈,

可以毫不在意地從高樓往下跳的強烈藥物,裝在金屬小囊中,作成項鍊,形

影不離的帶在身上。他說:「必要的時候,可以吃下這個來尋死。」我的朋

友沒有固定工作,每天遊手好閒,過得非常愉快。

    希望這本書可以成為那條金屬小囊項鍊。

(待續... )


傳說中的禁書,完全自殺手冊,拍賣上一本喊到上千元NTD了,真誇張,

不過前言的部份,寫的真是非常的棒,就算是到了現代來看,也是感同身受啊!!

kalamaz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